aaashley_

此生不换

【盾冬盾】掌纹(上)

1.

斯蒂夫和巴基是一起长大的。他们一起在大街上盯着新款的福特车眼馋,巴基说等他长大了一定要买一辆最酷的小汽车带着斯蒂夫在布鲁克林兜风;一起在电影院门口盯着海报里黑白的女郎,好莱坞的电影一部又一部,巴基心目中的女神跟着换了一个又一个;当然最多的是他们吃完晚饭以后一起出门散步,其实两个人的聊天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的意思,巴基抱怨妈妈今天的苹果派做的太甜了,斯蒂夫则不断的倾诉他的人生理想。

“为什么想当士兵?士兵很酷吗?”巴基问

“因为士兵可以保护国家,保护我爱的人。”斯蒂夫正色道

“那我也要去,我要保护Louise Brooks*!”巴基笑嘻嘻的和斯蒂夫击了掌“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参军。”


2.

然而斯蒂夫没有和巴基一起穿上军装。 他看着巴基穿上了橄榄绿色的军装,小的时候面团子一样的五官变的立体而深邃,姑娘们前赴后继的凑在巴基身边,他的个头和20年代的美国一样长得飞快,而斯蒂夫却像个金叶子的小豆芽一样瘦瘦小小。他苦恼极了,也尝试了很多方法:他每天喝很多牛奶,跳起来够100下树枝,以及,在鞋子里垫报纸。当然报纸的事他是偷偷做的,他不想看起来比自己的朋友矮太多。

斯蒂夫每天都买报纸,他想知道前线怎么样了,也想知道军营需不需要士兵。他等啊等,然而先传来的不是招兵的消息,而是巴基离开的消息。那天晚上天上有绚烂的烟花,他面前是巴基的笑脸。他们一路往家的方向走,他一路沉默。他不想让巴基离开, 至少应该是和他一起去前线。他想抓住巴基的手,巴基的手大概不像小时候那样软软的了,青年的手掌比原来大了一倍,应该是温暖又可靠的。可是他最后什么都没做,他看着巴基俏皮的向他行了军礼。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斯蒂夫的心里好像有什么破土而出了。


3.

斯蒂夫加入了超级士兵选拔营,他扑住手榴弹的时候想到的是巴基和他击掌的画面,他想他们可能不能一起参军了。他想到巴基的手,他曾经紧紧搂住他的肩膀,用拳头打退欺负自己的地痞,在他对自己失望的时候揉揉自己的脑袋,温暖而有力量。


4.

斯蒂夫拿着长相搞笑的盾牌冲入九头蛇的实验室,他看到了躺在实验台上的巴基,而现在斯蒂夫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豆芽了, 他终于可以站在巴基的身边,甚至身前,和他一起战斗。他握住巴基的手把他一把拉起来,他的手掌上多了些拿枪磨出来的茧子,以及细小的伤疤,也比原来粗糙了。他们一路过关斩将,仿佛从没分开过。
肩并着肩回到故土时,他和他的巴恩斯中士笑着对视,斯蒂夫以为这就是永远。


5.

在酒吧里,他看着巴基喝酒,他的黑发贴着脑门,昏暗的灯光下他冲着自己笑。巴基喝醉了,大概是觉得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竟昏昏沉沉的在酒吧睡着了。斯蒂夫只好掺着他往家走。再熟悉不过的路因为醉鬼站不直的腿走了很久。斯蒂夫想握握巴基的手,走了一路也纠结了一路。
最后到家的一刻,他觉得自己还是当初的小豆芽,看起来有超乎寻常的勇气,其实内心里充满了敏感。他怕巴基发现自己的心意,就像当初怕巴基发现他鞋子里的报纸一样。他把巴基放在床上,脱去他的鞋子和外套,拧好毛巾给醉鬼擦了脸,然后开门离去。听见关门的声音,床上的人睁开眼,里面闪过了一丝失望。



6.

斯蒂夫以为自己可以和巴基做一辈子的朋友,看着他娶一个好莱坞女郎一般漂亮的妻子,看着他开着亮黑漆的吉普车跟自己得瑟,看着他到他的黑发慢慢染上白色。直到他看着巴基在他面前坠入深渊,他无数次想要牵他的手,可是直到最后一次他都没有成功。
斯蒂夫恨九头蛇,他更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抓住他,他那么近,他的手几乎感觉到了巴基手指尖的温度,然后只剩冰冷。“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那个人的声音还在耳边。他还记得巴基的手扶住自己消瘦的肩膀,掌心的温度透过不合身的西服,烫的他红了脸。


7.

在即将坠落的飞机上,斯蒂夫回忆自己的一生,他的志向实现了一半,他保卫了国家,却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


*Louise Brooks是美国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女影星

Lighting matches just to swallow up the flame like me?

Are you strange like me?

双层巴士的风景

腿个画到一半的大头哈二qwq希望能坚持画完(*´・v・)

少班主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继续听相声了
封箱的时候推阎的那一下
可爱极了
我想上天